“20年後攔路打老師”,不能單純視爲刑事案件

2019-07-10 15:15:00來源:大衆網作者:王封
首席评论员 王封
  樹欲靜而風不止。7月10日,備受關注的“20年後攔路打老師案”宣判,河南省栾川縣法院一審判決:被告人常仁堯犯尋釁滋事罪,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。據央視報道,常仁堯當庭表示上訴。
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,尋釁滋事罪,是指肆意挑釁,隨意毆打、騷擾他人或任意損毀、占用公私財物,或者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,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爲。從事實和法理的角度來看,法院的一審判決是有根有據的:被告人爲發泄情緒、逞強耍橫,借故生非,在交通要道攔截、辱罵、隨意毆打老師張某某,並同步錄制視頻進行傳播,引發現場多人圍觀和社會輿論廣泛關注,嚴重影響張某某及其家人的工作、生活,破壞社會道德准則和公序良俗,情節惡劣,其行爲構成尋釁滋事罪。
  不管“20年後攔路打老師”的被告人對一審判決服氣不服氣,但有一點必須正視:你報複的不是一個普通的路人,而是你曾經的老師。該案發生一年來,引發輿論場上對尊師重道傳統美德的爭議至今依然甚囂塵上。我們希望看到的不是他獲刑輕重,而是他發自肺腑的道歉,而不是嘴硬說什麽“打老師不對,但他也有50%的責任”。
  让人遗憾的是,对于被告方而言,该案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普法课作用。其父亲“护犊心切”,在庭审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坚决表示,“若儿子一审判决被追究刑事责任,则将对老师曾体罚儿子的行为进行追诉。” 众所周知,老师体罚他儿子的行为发生在20年前,根据《刑法》第八十七条的规定,已超过追诉期限,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,经同意才可追诉。
  外界對這個案件之所以高度關注,很大程度上是因爲該案的緣起十分“家常”。凡是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接受過義務教育的人,對類似該案被告人與其老師之間的“恩怨”不會感到陌生。即便是栾川縣教體局也公開承認,在那個年代,教師教學與管理中,“方式方法簡單生硬是比較普遍的現象”。正是讓被告人“銘記”了20年的體罰,導致了悲劇的上演。這起案件使得即將制定實施細則的“教師教育懲戒權”更加引人關注。
 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現在有的教師對學生不敢管、不願管,實際上是對學生不負責任的態度。另外還存在一些過度懲戒的行爲,甚至體罰學生,這也是不合適、不應該的。
  顯然,教育懲戒的目的重在教育,是出于對學生的關愛、保護,從促進學生健康成長的願望出發來實施教育懲戒。那麽,我們應該如何捍衛教師的權威?當務之急是,從法律規定上進一步明晰教師教育懲戒權的行使,保障教師有效地行使懲戒權,促進教師敢管、善管,保障教師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,維護師道尊嚴。
  “20年後攔路打老師”案不是一起單純的刑事案件,而是一堂全民普法公開課、師生如何共處的討論課。我們也真誠希望這樣的悲劇不再發生,永不發生。

【更多新聞,請下載"海報新聞"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】

【山東手機報訂閱:移動/聯通/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/106558000678/106597009】

初審編輯:

責任編輯:牛樂耕

相關新聞